船政文化

字体显示: 默认

   

    苍鼓山,泱泱闽水。依山傍水的福州马尾便是中国船政文化的发祥地和近代海军的摇篮。

       1842年,西方列强的炮火轰开了福州大门。一个多世纪以来,面对血与火的洗炼,福州人沉思、探索、追求、呐喊、拼搏。1866(清同治五年),闽浙总督左宗棠在福州马尾创办了福建船政,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建船厂、造兵舰、制飞机、办学堂、引人才、派学童出洋留学等一系列"富国强兵"活动,培养和造就了一批优秀的中国近代工业技术人才和杰出的海军将士。他们曾先后活跃在近代中国的军事、文化、科技、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紧跟当时世界先进国家的步伐,推动了中国造船、电灯、电信、铁路交通、飞机制造等近代工业的诞生与发展。他们引进西方先进科技,传播中西文化,促进了中国近代化进程。他们直面强敌,谈判桌上据理力争,疆场上浴血奋战,慷慨捐躯。林则徐、严复、詹天佑、邓世昌、沈葆桢等一代民族精英和爱国志士第一次让世界了解了福州人的骨气、智慧和力量。

    福建船政文化所造就的民族精英都飘零在了历史的风雨中然而他们的精神遗产至今仍可为国人汲取养分:

    其一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和牺牲精神。福建船政培养的学生大多摆脱了科举文化的束缚,其中一些学业优异者被清廷选派留学英法等国,他们不但具有广阔的国际视野,更具有强烈的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和牺牲精神。1884年中法马江海战,壮烈牺牲的福建水师中多船政学生;中日甲午海战中壮烈牺牲的邓世昌、刘步蟾、临泰曾、林永升、黄建勋等,也都是福建船政的学生严复临终还遗嘱中国必不亡。这种责任意识和牺牲精神今天依然是中华民族变革图强的根本动力。

    其二稳健变革的精神。以严复、陈季同等为代表的福建船政文化的一代精英都主张中国社会必须在多领域全方位地积极变革,以回应海上文明的挑战。然而,他们又同时主张变革必须是稳健的,而不是冒进的或守旧的,他们致力于中国社会以开放的姿态融入近现代国际社会,试图在近现代国际通行公约即国际法或中国社会本身确立符合现代文明进程的的框架下有序地变革中国社会,他们对中国社会应走渐进式的法治理性变革之路的认识近一百年来多被以革命为主流的国人所误解。所幸今日中国社会已经认识到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性,因此,当此之际,更有必要重新梳理和认识以严复等人为代表的社会稳健变革的理论和思想。

    其三崇尚民众心智建设、致力于科教兴国救国的精神。以严复为代表的现代启蒙思想家高度重视中国社会的精神文化建设,认为这是复兴中华民族的根柢所在。福建船政培养出的学子多直接或间接地大力支持兴办新式教育,严复甚至说今日教育应以物理科学为当务之急,他认为中国社会不但要鼓民力,开民智,还要新民德,提倡应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三个层面同时推进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变革,并强调教育的现代化是确保社会现代转型的关键所在。这些理念今天仍值得我们发扬光大。

    船政文化是福州人民涵泳百年不懈的历史骄傲,是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精神瑰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虽因时代局限,福州马尾福建船政的辉煌只延续了40多年。但在历史的弹指挥间,却展现了近代中国先进科技、高等教育、工业制造、西方经典文化翻译传播等丰硕成果,孕育了诸多仁人志士及其先进思想,折射出中华民族特有的砺志进取、虚心好学、博采众长、勇于创新、忠心报国的传统文化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