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手机门户|个性化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 希望福州能成长为美丽的“大孔雀”

发布时间:2017-03-01 点击数: 字号:T | T

 

  

   在全球规划界,年近八旬的刘太格博士是公认的泰斗级人物。他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曾是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局长及总建筑师、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局长及总规划师,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他的规划蓝图引领新加坡从落寞走向繁荣,并一步步实现“居者有其屋”和“花园城市”的目标。

  刘太格博士对福州有着特殊的情结:福州是他母亲的家乡,他是福州市首批“荣誉市民”。自1988年起,他就担任福州城市规划顾问,曾主持福州城市总体规划咨询和长乐国际机场航站楼工程设计。 

  不久前,刘太格博士再次来到福州参观考察,并接受了记者专访。 

  谈过去  “福州是我在中国做的第一个项目”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祖籍闽南永春县的刘太格博士就来到福州,参与了当时的福州城市规划。“当时的规划范围,主要在老城区,就是五一广场往北,到西湖边,主要在‘三山’附近这样一块中心区域。当然,现在回看这个规划,范围还是偏小,内容也比较概括。因为那时候,中国还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刚刚开始大力推进城市化工作,我不敢想象城市化进程会怎样,因而,只给福州定了一个适当的城市规划水平,希望帮助福州市政府把城市的肌理梳理得更有章法、更有序。”
  
  “福州是我在中国做的第一个项目。”刘太格博士说,这与他的母亲是福州人有关。“我从小就知道福州有‘三山’,小学读的也是‘三山小学’。但是当我第一次来到福州,在城里转了几圈,却看不到‘三山’。原因是,当时三座山的山脚下没有道路,人们都在主次干道走,山被房子遮掩住,就看不见了。所以,当时在规划时,我主张在‘三山’的山脚开一些路,让福州人可以沿着这些路去看‘三山’。”
 
  刘太格博士先后参与中国30多个城市的规划设计。他说,很多城市都希望通过规划把自己变得很有特色,但是在他看来,一个城市最突出的三大特色,一是历史文化古迹,二是山水特色,三是城市密度。“现在看来,福州在这三方面做得都不错。”
 
  历史文化古迹方面,刘太格博士对福州的三坊七巷尤为喜爱和欣赏,曾建议福州市政府予以重点保护。“三坊七巷老建筑的特色,是福州独一无二的,跟中国其他城市的老建筑风格是不一样的。我很高兴福州市在这方面保留得非常好。”他对福州下大力气保护三坊七巷、上下杭、烟台山等历史文化街区(风貌区)的做法表示了赞赏。
  
  关于城市密度,刘太格博士建议福州保持住自己的特色。对此,他有一个形象的“穿衣服”理论。“每个城市都有她一定的身份。比如,上海要盖超大超高的楼,这是合理的,因为她是一个大城市。福州不是上海,她是一个中型城市,如果福州的房子盖得太大、太密,城市密度和上海差不多的话,上海人就不用来福州了,因为这里和上海一样。我们希望,这个密度要做到让上海、北京的人来到福州,会非常羡慕福州有这样比较中低密度的环境。所以,不要每个城市都穿着贵妇的衣服。你如果是贵妇,你要穿贵妇的衣服,大学生要穿大学生的衣服,乡村姑娘要穿乡村姑娘的衣服。这样,社会才会多元化,一个国家的城市应该是这样多元化的。”
  
  谈远景  “利用福州海岸线,形成美丽的天际线”
  
  “这次来,我希望能为福州新一轮空间发展战略做一个更具广度和深度的远期规划。”刘太格博士说,世界上有一个舆论,全球人口到2075年不会再增长了,因为到那个时候,人们比较注重生活享受,不会生很多孩子,再加上人口老龄化,全球资源可能也承载不了过多人口,因此,这个说法有一定说服力。他建议规划的人口预测最好到2070年。这样的话,就能对规划的城市远期规模有一个合理的把握。
  
  刘太格博士笑着说,他经常做一个比喻:如果把一个城市的远期规划比喻成为一只美丽的孔雀,那么,你首先要把那只孔雀最后的形象画出来,然后分期开发、持续发展,从小孔雀,到中孔雀,再到大孔雀,这样城市建设就没有矛盾和冲突,可以有序发展。如果你只注重眼前利益,只做短期规划、不成熟的规划,那就是“火鸡规划”,即便你最终把这些“火鸡”拼凑成一只孔雀的样子,也没有孔雀的韵味。
  
  刘太格博士对当前福州市委、市政府坚持“东进南下、沿江向海”的城市发展战略表示赞赏。他说,20多年前,福州市提出的“东进南下、沿江向海”的城市发展战略,就是画了一只美丽的大孔雀。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市委、市政府一脉相承,始终坚持这样的城市发展理念,充分体现了城市规划的传承性。“坚持下去,福州最终将成长为一只美丽的‘大孔雀’。”刘太格说。
  
  对如何做好福州的远期规划,刘太格博士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充分利用好福州的海岸线。”刘太格说,世界上令人向往的城市和国家,比如旧金山、悉尼、哥本哈根、圣保罗、新加坡等,都有漫长、美丽的海岸线。福州的海岸线很长,主城区离海很近,因此远期规划要注重把海岸线“利用”起来。所谓利用,不是简单的开发,而是保留性开发利用,尽量保持原生态的海岸线,不要做过多的人工雕琢,将海与城市完美融合在一起。“大家试想下,飞机即将降落在长乐国际机场,近处能看见金黄色的沙滩,中间是一排排郁郁葱葱的绿化树林,远处,城市的建筑轮廓隐约可见。这是多么美丽的天际线啊,将成为未来福州的‘名片’。”
  
  城市的功能布局对于城市规划至关重要。刘太格认为,福州将来要扩大城市规模,首先要把城市的功能分区和布局配套做好。各分区之间的区域互联交通系统,要充分考虑、预留用地。“快速路很重要,希望福州对快速路网进行进一步梳理,调整密度,使之更加合理化。如果可以把远距离的快速交通和短距离的区内交通分开,并系统化地提供地铁线网,将能很好地解决城区拥堵问题。”

 

  刘太格说,从城市发展特质来说,福州最大的特色就是历史建筑和山水景观。“我经常说,历史建筑是过去的现代建筑,而现代建筑是未来的历史建筑。在城市的规划建设中,不仅要保护好过去的历史文化建筑,彰显福州的传统特色,还要运用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规划建设好现在的城市建筑,这样当代的建筑才能成为未来的历史建筑。”
  
  从经济角度看,刘太格表示,最近福州引进了不少大项目、好项目,在城市规划中都要为这些产业的发展预留好空间,这样城市未来的发展才能更有持续性。
  
  谈理念  “规划师要和土地谈恋爱”
  
  刘太格博士现任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咨询委员会主席,年近八旬的他依然奔走在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和中国的许多城市。他很乐意分享他的规划理念,希望帮助更多城市变得更好,因为,好的城市可以为更多人创造好的生活。
  
  在刘太格看来,城市规划要做到“明智化”,其核心理念有三。一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要为人民带来宜居的环境,要为土地保持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二要有科学性,城市是一个巨大的生活机器,做规划时需要知道这个机器有哪些零部件,怎么把它们装置起来,怎么才能实现高效运转,这是规划的功夫。三要有艺术性,一座城市也是一件艺术品。规划师要和土地谈恋爱,谈恋爱你就不会破坏它。如果只是把规划当成一项工作,你可能就会漫不经心地破坏它。所以,简单地说,要把城市规划编制得好,要有人文学者的心、科学家的脑、艺术家的眼。
  
  2011年8月,刘太格博士在福州参观考察时,曾经提出了城市规划建设的“蛋炒饭”理论。他说,现在中国不少城市的规划就像在做一份西餐,城市里的居住区、工业区、商业区就像西餐,肉是肉、蔬菜是蔬菜、米饭是米饭,各自功能过于单一,每天大量的人流、车流往来于各个区域,造成了交通拥堵和资源浪费。最好能像做中餐的蛋炒饭那样,尽量保持规划的各个分区内功能的多样化。
  
  此次访榕,刘太格博士又与我们分享了“蛋炒饭”的“升级版”感想。他说:“城市的山水、古迹、地貌等,就好比烹调的原材料。规划师的任务是,根据这些原材料写出好的菜谱。菜谱写得好还不够,厨师炒菜的功夫也很重要。原材料要好,菜谱要好,炒菜功夫也要好,兼具这三点,这座城市就是成功的。”(黄戎杰 杨莹)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