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手机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浮生忆往昔

发布时间:2017-05-23 点击数: 字号:T | T

1964年大学毕业照
归国护照
1994年摄于苏加诺陵园
1994年与弟弟、妹妹摄于苏拉巴亚市标
  林良俊/口述  连传芳/撰文

  林良俊,男,印尼归侨,现年79岁,退休前任职于永安林业汽车保修厂。

  有些人的生活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有些人的生活多姿多彩、温馨浪漫,而我的生活向来平淡素雅。岁月像对待芸芸众生一样,给予我众多平凡的经历,于是我也渐渐学会在这个斑斓的世界淡定从容。

  一

  我于1938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一个商人的家庭里。祖籍福建南安,父亲为逃壮丁下南洋,定居到印尼爪哇岛KEDIRI埠,娶了当地女子为妻,生了五男一女。凭借着闽南人的勤劳吃苦,做起土产生意,苦心经营,生意日见兴隆,积蓄了一点家产,盖起了两幢房屋。抗战爆发后,印尼华侨心系祖国,采取了多种方式支持祖国抗战,有的加入当地抗日武装,有的回国参加抗战。日本投降后,荷兰殖民军又回到印尼,实行野蛮的殖民统治。1945年8月17日,印尼人民经过不屈的斗争,赢得了国家的独立。

  1950年前后,印尼出现了一股反华、排华逆流。这股逆流来势汹汹,华侨的财产遭抢劫,房屋被焚毁,有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杀害、被活埋。我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当地匪徒残忍杀害。家庭遭此劫难,父亲的身心受到巨大的打击,为了生计,父亲决定带我的两个弟弟回国。可在临行前发生一突发事件,我的一个弟弟因为破伤风不幸死亡。父亲临时让我顶替了弟弟的名额,于是在1952年夏季的一天,我和弟弟随父亲登上开往祖国的轮船。记得我当时站在甲板上,看着陆地渐渐远去,大海的颜色从黄色变成浅绿再到蓝色,时而波澜不惊,时而巨浪滔天。经过43天的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家乡——福建省南安县梅山乡,那年我14岁。

  1953年,我进入南安县梅山小学读书,小学校址就设在林氏祠堂,设施十分简陋。我从小学习勤奋,简陋的条件并没有动摇我求知上进的心,由于学习努力、方法正确,我的成绩始终是班级上最好的之一。记得当时由于刚回国不久,我说的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印尼东爪哇口音,同学们经常取笑我,有时老师叫我起来读课文,我大声地读着,结果每次都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1956年我初中毕业,以“三甲生”的身份(相当于现在三好生)保送南安国光中学高中部。升上高中后我读书更加自觉、勤奋,学习成绩也十分稳定。经过3年的努力,我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学习。在1959年的高考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福建医学院医疗系。5年后,也就是1964年,我大学毕业,同年被分配到永安林业汽车保修厂工作。

  当年,福建永安林业汽车保修厂是个国有企业,主要业务是搞木材运输的汽车修理。当我知道被分配到这样的一个单位后,内心沮丧,我的梦想是做一位有专业特长、名副其实的“生命守护者”,能在手术台上救死扶伤。怎么把我分配到一个山区小县刚建厂不久的医疗室工作呢?我内心的苦闷与矛盾自不必言……

  二

  1964年8月的一天,我来到了此前从未来过的永安,走进了位于城郊的永安林业汽车保修厂,望着泥泞的路,杂乱的厂区,我心里十分失落。

  但是厂领导热情地接待了我,帮助我解决了生活上的具体困难。厂里工人、家属以及附近的老百姓,听说来了个科班出生的大学生医生,也十分尊重我。领导的关心,大家的尊重,让我这颗纠结忧郁的心渐渐平顺下来。当时和我一起分配到厂里的还有一位毕业于福安卫校的医士,芳名滕淑芳,连江姑娘。我和她,从相识到相知,最后结婚,成为既是工作中的同事,又是生活中的伴侣。滕淑芳善良、贤慧,工作中是我的帮手,生活上是我的贤内助。我和同事们一起,从零开始,根据基层医疗室的特点,科学定位,不断提高诊疗水平。

  我认为,无论是在遥远的乡村,还是在繁华的城市,作为一名医生都应该淡泊名利、心系百姓、服务患者。所以我确定了面向基层、面向社会的工作思路,努力为全体职工和附近农民提供医疗服务。为满足患者的看病需求,工作伊始我就十分重视把所学的理论知识与具体的实践相结合,努力探索适合基层医疗卫生单位特点的管理制度和诊疗模式。为此我一方面利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103医院相邻的优势条件,长期和103医院挂钩,多次到解放军医院进修,使我的医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另一方面我十分注重知识更新,学习新知识、新技术。一直以来,我坚持订阅《中国临床医生》《农村医学杂志》等刊物,认真撰写经验总结,有多篇论文参加各级研讨交流。积极参加各类研讨活动,特别是针对基层医疗工作的学习研讨,在学习活动中借鉴他人经验,不断完善自我。同时,我十分重视医德建设,尽白衣天使的职责,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患者需要出诊的从不拒绝,不接受患者的酬谢,想方设法为患者降低医疗费用。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医疗室的服务内容不断扩大,涉及多种类型的常见病,永安林业汽车保修厂卫生所的知名度不断提升,到卫生所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有厂里的工人、家属,还有附近的农民……

  我认为,能用学到的医学技术为人民解决痛苦,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也是我毕生最大的追求。但我知道,要提高基层医院的医疗水平,光凭经验,光靠苦干是不行的,必须借助科技的力量。在厂领导的支持下,医疗室先后添置了心电图机、理疗机、红外线机、消毒锅、15毫安X光机、显微镜……借助这些仪器设备,卫生所开诊的范围得以扩大,服务内容不断增加,除了开展常规的内科和小外科,还开展比较有技术含量工作。如我给病人针灸、电针疗,用五步透针治疗周围神经性面瘫;用羊肠线埋线治愈溃疡病、癫痫、乳腺切开引流及腱鞘囊肿摘除术……我渐渐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全科医生”。

  生命高于一切,人民利益至上,这是我一贯坚持的工作原则。在工作中,我始终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以自己的医术赢得了百姓的信任。在坐诊行医的同时,我积极抓好防疫工作。防疫是工厂的一项重要工作,任务十分繁重,每一年度我们都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我带领大家认真做好每一个环节。无论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季,大家轮流值班,每人每周一次。夏季背着喷雾器走遍工厂的每一个角落,定期进行消杀。卫生所按省防疫站的布署,按时发放疫苗糖丸,注射预防针,30多年来,厂里的儿童没有发现一例小儿麻痹症、白喉等恶性流行病。我还参加三明林业局结核病普通工作,检查928人,受检率92.4%……受到省林业厅通报表彰,并发放5000元奖金,我全部交给厂财务室,用来添置医疗设备。在工作中,作为医疗室负责人的我,总是以身作则吃苦在前,严守医德,努力为患者排忧解难。

  三

  作为一位归国华侨,我亲身感受到新中国的伟大、共产党的伟大。我深知祖国才是华侨的真正靠山。祖国繁荣强大是每一位炎黄子孙的共同心愿,只有祖国强大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才能扬眉吐气。我工作后不久,就写了入党申请书,但由于我是归侨身份以及妻子的家庭成份原因,组织迟迟没有批准,但是我相信党,相信组织,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没有放弃成为一个中国共产党员的努力。1976年“四人帮”被打倒了,举国同庆,我也被正式批准加入共产党,在入党的宣誓仪式上,我百感交集,做为一个侨生,是祖国收留了我,是党培养了我。我先后当选了四届的永安侨联委员,在厂里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受到了表彰和奖励。1992年,我晋升为副主任医师。

  永安林保厂医疗室,这个名不见经传医疗室,一路风霜陪伴我走过了40多个春秋。随着岁月流逝,在我的记忆中的往事就像一个个陈列在橱窗里精美的工艺品,让我流连忘返……

相关链接